<noframes id="1vp9n">
      <address id="1vp9n"></address>
      <noframes id="1vp9n">
      <form id="1vp9n"><th id="1vp9n"><progress id="1vp9n"></progress></th></form>
      <em id="1vp9n"><form id="1vp9n"><nobr id="1vp9n"></nobr></form></em><form id="1vp9n"><span id="1vp9n"><track id="1vp9n"></track></span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1vp9n"><listing id="1vp9n"><listing id="1vp9n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1vp9n"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1vp9n"><listing id="1vp9n"><meter id="1vp9n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趵突泉水位:

          20-6-15 鋼城采石場放炮采石 村民房子開裂投訴多年無果

          來源:濟南網編輯:06-15 16:50

          鋼城區里辛接到上天莊村的村民給我們打電話反映這樣的問題,說前幾年有人在村委會對門辦起了煤炭廠,沒有懸掛任何的招牌。幾年來裝運煤粉的大車橫行,把這片區域的路都染成了黑色;這家廠子距離村民居住區不足200米,煤粉困擾之下,大家無法正常開窗生活。村民多次將這一情況反映到有關部門,也沒有任何結果。具體情況也是請郅區長、相關嘉賓、聽眾朋友、網友朋友一起來看一下我們問政監督員的調查,然后請相關嘉賓做一下回應。

          記者:鋼城區里辛街道上田莊村村西有家潘西煤礦,煤礦北側空出的大院里,最近幾年一些大型車輛進出頻繁,吵得居民無法休息,更不能容忍的是,在院子里堆滿了煤粉和煤渣,鏟車裝卸大車轉運時,沒有任何環保措施,居民深受揚塵困擾。

          “這個廠子你問莊里啊,哎呀,啥也搗鼓,洗過沙販過碳,現在往里拉那些碳渣什么的,污染是定了?。ㄎ铱粗逦瘯﹂T?。Π?,(苦笑)反正不干凈啊?!?/p>

          問政監督員在現場看到,這處沒有懸掛招牌的院子前,路上布滿了黑黢黢的煤渣,四周的建筑上全都蒙上了一層煤粉,院子東側就是幾家住戶,與院子相對的則是上田莊村的村委會。

          “凈跑大車,(那個院是咱村里的還是?)村里的,原來那個位置是村里的一個磚廠,晴天凈灰塵揚天的,我聽著說是有人來查,后來也就算了。和大隊里牽扯有關系,明擺著的事兒??!要不都把那里的路都壓壞了?!?/p>

          在我們走訪期間,村民們都怨聲載道,因為這處煤炭廠的污染問題,他們沒少找過村里和當地生態環境部門,但每次都被搪塞回來,煤灰亂飛的情況根本沒有一點改觀。更可氣的是,因為這是村里租出去的地盤,大家找了村里,有時反而給自己帶了一些麻煩,久而久之,大家只好忍氣吞聲,敢怒不敢言。

          “六七年多了,得十來年了,直接不敢開窗子。你反映啥,找誰?。。ù謇锇堰@個地租給他的,這個廠子?)嗯,租給他的,可能凈些關系,反正臟是真臟,一天就那么一層煤粉面子。找大隊里,沒大有管這個閑事的,也就走了走過場?!?/p>

          幾年間的反復舉報,當地生態環境部門最后給出的解決方案是:在煤炭廠門口弄了一個水管,進行灑水,但村民們發現,灑完水后,煤灰更加泥濘,同樣給出行造成困難。大家不禁要問的是,這家沒掛招牌的煤炭廠到底什么背景?為何屢查不倒,屢禁不止呢!

          主持人:我們問政監督員的問題其實也提出來了,大家不禁要問,這家沒掛招牌的煤炭廠到底是什么背景?為什么屢查不倒、履禁不止?我們一層一層來,這個問題沒掛招牌的問題,應該是市場監管是嗎?手續全嗎?

          郅頌:我覺得因為在鋼城這一塊的話,涉及煤廠就兩家,一個是潘西煤礦,一個辛莊煤礦。我覺得這一家有沒有手續,是不是辛莊煤礦的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哪個職能部門,市場監管局管嗎?

          孫守彬:現在屬于行政審批,不再市場監管了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自然資源局了解嗎?

          郅頌:自然資源局光管礦產這一塊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生態環境分局井局長吧,這個問題跟井局長溝通一下,像這種煤炭廠有沒有手續您了解嗎?第二,像這種需要經過環評手續審批嗎?

          井潤中:煤炭儲運場地這個地方我沒去過,不是很了解,但是看現場的情況,我認為它手續完全的可能性不是很大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因為我們反復提到它沒有任何的招牌,手續齊全的話招牌應該可以掛出來。

          郅頌:因為正常煤廠的管理,鋼城有兩個煤礦,煤廠的管理從環保的角度,它的規矩是很清晰的,就是這一家的話,你之前知道嗎?

          井潤中:不知道。

          郅頌:如果都不知道,私自弄,沒有手續的話,就應該是小亂散污的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小亂散污企業沒有手續,沒有招牌,也就是說沒經過環保部門的審批。這樣的話,對這一類沒有手續、小散亂污的企業,咱們生態環境分局怎么監管?

          井潤中:像這種企業如果達不到環保的要求,必須關停。達到兩斷三清,必須關停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但是這一家達到達不到?

          井潤中:肯定達不到,這個現場絕對不行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從剛才看到的畫面來講是肯定達不的的。

          井潤中:對。

          郅頌:我覺得可以問問鎮上是哪一家的,因為出現小亂散污也不應該,因為小亂散污去年都已經畫句號了,沒再有了,怎么還能再有?

          主持人:就這個問題,我已經連線了里辛街道辦事處的劉勇主任,聽一下劉主任的分析。劉主任您好。

          劉勇:您好,主持人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這里是正在直播的《作風監督熱線》,剛才里辛街道上田莊村村民反映的煤炭廠的情況,在此之前您了解嗎?

          劉勇:我了解這個企業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您介紹一下,這個企業手續齊全嗎?

          劉勇:這個企業原來就是個搞煤炭配送的,所有人是我們鋼城區顏莊的一個個體戶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手續齊全嗎?

          劉勇:他辦了環評手續,我們上次監管的時候,我們在巡查過程中巡查的時候覺得有點臟亂,我們監管他讓他整改,他提供了一個環評手續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提供了環評手續。

          劉勇:對,他提供了一個環評手續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這個環評手續,井局長,它怎么來的?

          井潤中:它這個企業如果單純是儲存和運輸的話,辦咨詢表,登記就可以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您的意思是不需要審批,自行登記就行。

          井潤中:對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這還不等同于環評手續吧?

          井潤中:等同于。

          郅頌:它根據產業不同,它只是配送的話,是不是沒有儲存環節?它應該有儲存環節嗎?

          劉勇:當時看它的手續是煤炭配送,然后有個環評手續。這樣我們當時監管的時候,給他說整改,包括噴淋都給他指出來,但是看來還是監管不到位,有反復。我們線下馬上去查他,只要臟亂差,我們堅決給它停了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劉主任,剛才郅區長也說到了,據剛才區里的了解,合法的煤炭廠在鋼城區只有兩家。

          郅頌:那是煤炭生產。

          劉勇:它這是個配送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劉主任,您了解這家煤炭廠,除了配送之外,有沒有一些超范圍的?比如也有一些儲存或者運輸的情況?就是超范圍的情況存在。

          劉勇:這個我還真說不上,它配送就有倒車、裝卸、車輛什么的都有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這種情況,村民給我們的問政調查員說已經有六七年的時間,小十年的時間了,應該也是多次給咱們鎮上反映,為什么沒有得到徹底的解決?

          劉勇:這個企業我們去檢查了好幾次了,因為它有相應的手續,它是一個正兒八經的企業,我們只能是監管它,看哪里不行讓它整改,但是幾次反復,我們和村里多次找過當事人。我們幾次和村里一塊去,而且在大會上也提出讓村里監管,因為它那個地方比較偏,就在村辦公室跟前,現在我們網格員巡視的時候,我們有幾次找他了,屢教不改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光依靠村里的監管力度,您覺得夠嗎?

          劉勇:確實有點弱,只是找他談、整改,但是徹底整治一直沒做好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這個您也承認,一定程度上就是我們當地政府監管沒有到位。

          劉勇:對,我確實做得不夠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包括說有一個灑水的情況,這個灑水就能解決污染的問題嗎?

          郅頌:灑水是治理污染中的一個環節,它是在前端的硬化,包括正常的清掃完了之后的一個灑水。我估計他為什么上個灑水?灑水簡單,老百姓一舉報,你看,開始灑水了,開始改了,簡單。所以也是看出我們在工作里邊不嚴不實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工作方法簡單粗暴。

          還有一個問題,劉主任,因為村民給我們反映,這家煤炭廠就還在咱們村委會對門,有點戲劇性吧?有點諷刺性吧,您說呢?

          劉勇:對,確實這個問題。

          郅頌:不光是開在村委會對門,我剛才聽里邊的表述,好像是村委會給他租的地方,他租的村委會的地方。所以說實際上擾民最多的還是本村的村民,這也是帶來一個是我們這個村,說明也是問題比較多的。村委會,你是誰的村委會?你是怎么維護本村群眾利益的?我覺得這也是另外一個延伸的話題了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郅區長是切中要害,你村委會給他組的地方,擾亂的是當地村民的正常生活,這不是前后矛盾嗎?劉主任。

          郅頌:我不知道這個村子兩委班子怎么樣。

          劉勇:兩委班子還可以,但是它確實是租用的村集體的院子,我們線下馬上組織力量整改,讓它徹底關停。

          主持人:所以老百姓才會有各種疑問,是不是水深、這個那個的,這是在所難免的。這個問題也感謝劉主任的連線,我們和村民、和節目組、和聽眾朋友一起來關注這個問題的徹底整改,

          原創推薦

          • 客戶
          • 無線濟南客戶端

          • 濟南發布客戶端

          • 泉城藍客戶端

          • 市中手機臺客戶端

         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網絡舉報APP下載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

          版權所有:濟南廣播電視臺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魯ICP備11020100號-1

          魯新網備案號:201653103

          廣電總局批文 廣局[2010]586號

      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7120180004

          信息網絡傳播許可證號1907177

          公安備案號 37010202001790

          濟南網 用戶反饋郵箱:ijntv_mail@163.com

          舉報電話:0531-85652768

          廣電總機:0531-85652114

          廣告合作:0531-85653065

          國家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
          免费乱码人妻系列无码专区